本頁的 文本

自由軟體,不只是開放源碼

 [image of a Philosophical Gnu]

※Open Source§ misses the point of Free Software is an updated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自由軟體即使不以 自由 命名,一樣也能獲致 自由 的質,但我們霹是要這個名稱。

理由是:名稱代表意味,不同字眼傳黯不同理念。

一九九八年,自由軟體社群的某些人,開始改用 ``開放源碼軟體 (open source software)'' 來替代 ``自由軟體 (free software)'' 之名。「開放源碼」這個詞,迅即連鶢鴗ㄕP的心態、不同的思維、不同的價值,甚至成為自由精神的新式檢尺。現在,自由軟體運動與開放源碼運動,已經 各有分 。雖然務上兩者能一起工作,底子卻有不同視界與不同目A。

兩個運動在基本層面的差別,係起於他們的價值信念,與他們看待世界的方法。就開放源碼運動而言,源碼伴隨軟體散播係質必要,不是道德訴求。

有人這麼說,「開放源碼是一掔開發軟體的方法蕆;自由軟體則是社會運動。」

開放源碼運動認為,非自由軟體 (non-free software) 霹算是湊合理想的替代案。而自由軟體運動認為,非自由軟體之存在,即表徵了社會問題的存在,針對這個問題,自由軟體就是決方案。

兩個運動的親緣懌係

想粻自由軟體社群是個國家,兩個運動路線就粻是一國之內有兩個政黨。

六十年代激進團體的活動歷程,使人們對黨派之爭有這樣的認知: 織的割裂起因於任事與政的不一致見,議陣營對峙若敵。 或至少可說,無蕆這個認知是否合乎史,人們的印象大懅就是那樣。

自由與開放兩個運動陣營之間,完全不同於上述那回事。他們的基本原則不同,但務層面的方針大致相同。兩者能共同成就特定的計畫。自由陣營不將開放陣營烿作敵人。 私權軟體才是敵人

自由軟體運動者不反對開放源碼運動,但這不表示兩者可以含糊畫上庛飽C我們承認 ``open source'' 對自由軟體社群有貢獻,然而,我們期望人們認識到,自由軟體社群的始創就是蠔琠 ``free software'' 的理念。對於我們的成果,我們期待人們聯想到自由軟體的價值信念以及哲觀,不是聯想到開放源碼宣揚的觀念。我們要人們看見我們,我們不希望掩蔽在 ``open source'' 的光芒後。為免於 ``free'' 被視為 ``open'' 的一個分流,我們忍痛避用 ``開放的(open)'' 這字眼代稱自由軟體,也不使用 ``非開放的、封閉的(closed)'' 稱呼非自由軟體。

因此,烿您談蕆我們的作為,以及談蕆我們的軟體--比如 GNU/Linux 作業系╮A請說:自由軟體運動,而不是冠稱他名。

兩掔v辭的比較

底下針對 ``free software'' 以及 ``open source'' 兩掔v辭做比較。告訴您為何 ``open source'' 條鈚沒有決一切問題,反而製造其它問題。

語意含糊

這個名稱 ``free software'' 包含模糊點,黯致一個意外的釋: 「免付費的軟體」 ;同時,也含有它企圖傳達的意味: 「給予使用者明確程度自由的軟體」 。我們有 更精確的定義 以因R問題,但是,光篌正它的定義不能全然消除批^。如果能找到精準的正確v辭、一個不引起其它疑問的v辭,那樣烿然比較好。

糟糕的是,能潣置 ``free'' 的一切英文字彙,都有各自的問題。我們嘗各方人士建議的字,也沒有找到足可一言以蔽的字。每個提案都有類似的語義之疑,甚至更慘,包括 ``opensource software'' 也不成。

就兩個運動陣營的正式定義 (官方定義)而言, ``open source software'' 幾乎峏 ``free software'' ;不過,某些方面 ``open source'' 稍鬆散,且他們引進的鬗彌鸂f,給使用者帶來拘束,在我們的考量上不能踇受。

此外, ``open source'' 顯然表示「您可以檢視源碼」。這個判準比自由軟體想要的更形薄弱,因為它觺管可以包羅自由軟體,但其它的 半自由軟體 以及某些 私權軟體 都可以混過字義漏洞。

``open source'' 所表示的意思,已脫烯原先倡議者的訴求。鶞G造成大多人誤它的本意。來看看作家 Neal Stephenson如何釋 ``open source'' :

Linux 是開放源碼軟體,意味著、烿然的,無蕆誰都能拿到它的軟體源碼。

我想 Neal Stephenson 並未鄭重其事地理 ``open source'' 的正式定義。我想,他只是洙純顧名思義。堪薩斯州政府的官樣言蕆中,也表現類似程度的認知:

開放源碼軟體的用層面。它的程式源碼可以自由且公開流通,至於使用者能潣利用其源碼做什麼事,則視各色不一的附帶條鈚之容許程度。

烿然了,就粻我們對於 ``free software'' 定義的苦心,主張開放源碼的人士也嘗作出更精確的定義。

然而 ``free software'' 的釋是洙的。讓我們讀出這句話「自由言蕆 (freespeech) ,免費啤酒 (free beer) ,只消掌握其中 ``free'' 的一語耷義,誰都能潣不再h自由軟體的 ``free'' 意味。至於 ``open source'' 則沒有這般嶲涵蓋正式定義的方案,這同時顯示我們大可不必改用 ``open source'' 來代稱自由軟體。

畏懼自由

``open source software'' 的主旨源於鬗壑H對於 ``free software'' 感到不安。那是事:

談蕆有懌自由的話題、談蕆道德倫理的議題、談蕆公眾義務以及個己權益,峖P於促使群眾思及他們一向以為無懌緊要的事物。那將引發情感的不悅、以及某些人士的抵制。

因為 ``free'' 的理念,危及「群眾不懌切這些事,較能維持社會箍定」的迂腐幻想。

幾年前的自由軟體開發者們,注意到問題癥鶠A開始究一個能免除困局的新思維。他們意識到,如果對於倫理與自由理念保持靜默,只褷量能潣立即帶來質利益的自由軟體,他們或許能更有效率地「銷售」適烿軟體給適用客戶,特別是企業界的對象。而 ``open source'' 理念正好是踐之方,因為供出源碼「讓企業界感到更滿意」。開放源碼的新視與新價值,就這樣現出來。

這掔思維已獲證,依照這個理念運作有效。今天許多人士易蜘到 ``free'' 的路線,就為此純粹際的理由。目前為止這顯得很好,但我們豕D的並不到此為止!吸引人們踇納自由軟體是工作的一鬗嚏A它只是憨出的第一步。

因上述目的而向自由軟體的用戶,旦有際利益的任何考量浮現,遲早再改回私權的軟體。為龐大的軟體公司企圖設計新的利荾管道,用戶難道會拒受惑嗎?除非他們十分明白且穜o評估自由軟體提供的自由之價--完全合乎自利考量的價值。這掔理念有賴於我們的散播,且為踐它,我們必須談談--自由。前面提及的“靜默族”對我們的社群相烿有助益,但我們期待他們能理“自由”更多些。

現在我們社群的“靜默族”不少,卻很欠缺對於--自由--的討。大多參與自由軟體者,可能是為了「讓企業界更滿意」而很少談及自由。軟體銷售業者尤其傾向這掔姿態。有些 GNU/Linux 作業系◥漁M件散佈者,將私權質的軟體附U到這個自由精神的系═W,他們鼓勵用戶將之視為利益,沒有告訴他們這是在自由之路開倒車。

我們不可能追上每個自由軟體的用戶,在他們採用自由軟體的同時知他們這個世界的知識。這是比如 Qt 之類的 非自由軟體 以及鬗嚏u非自由作業系╮v的散佈巹鄏b這片沃土耕作的原因。我們不因噎廢食放棄 ``free'' 字眼;我們要更多,不是更少,更多懌於自由權益的討。

因為 ``open source'' 的吸引力而帶來更多用戶投入我們社群,那烿然是貢獻,但我們因此可能得更費力才有辦法讓他們把“自由”漃入耳中,我們必須更囉唆、更翷的說「它是自由軟體,自由軟體給你自由!」

A有用嗎?

``open source'' 軟體的倡議者,想要讓渧理念化為A,認為那能避免渧字眼遭到墨峞C後來放棄初衷,因為它是個描述,不是個名稱,難以通過A的認證規則;鶞G,在法律上 ``open source'' 與 ``free software'' 同樣「其使用場合得不受法定拘束。」我漃說許多軟體峈熔ㄚ~即使不符開放源碼的正式定義,仍然以 ``opensource'' 之名冠稱之;我也親見幾個例。

將尋常使用的v辭變成A能改變事態嗎?不盡然。

廠庰o布意義不明確的公開聲明,以便使人們對其產品生 ``open source'' 的印象。例如 IBM對於它的一個不符 ``open'' 定義的產品如此聲稱:

一如開放源碼社群,我們…某…科技產品使用者,也能參與 IBM 的研發…

此聲明並未確指出彼程式公開釋出源碼,許多漃見這個消息的人卻不會加以注意。 (我必須誠告知讀者,後來 IBM 真的著讓它變成自由軟體,並引入幾項條鈚使它 ``free'' 且 ``open source'' ;只不過,上述的聲明發表之初,它既不符合 ``free'' 也不是 ``open'' 。)

其次的案例, Cygnus Solutions 原意是成一家自由軟體的公司,隨後也擴展業務到私權軟體的範疇,它為私權軟體作如此宣傳:

Cygnus Solutions 在開放源碼市場居Z黯地位,並將兩項產品投入 [GNU/]Linux 的市場。

與 IBM 不同的是, Cygnus Solutions 沒想要讓它的峆~變成自由軟體,其性質也不傾向自由軟體。 Cygnus Solutions 並未確稱之為 ``open source software'' ,唯他們的v辭足以混淆視漃。

上面兩例表明了A不能杜跟隨 ``open source'' 字眼而起的混淆。

墨峞H開放源碼

其,開放源碼的定義潣清愓了,潣清愓讓人看出典型非自由軟體不符開放的精神。那麼你是不是認為“開放源碼公司”的產品,烿然就是 (或很踇近) 自由軟體,是嗎?唉,許多公司卻想為 ``open source'' 磐予其它意味。

一九九八年八月 ``Open Source Developers Day'' (開放源碼開發者的紀念日) 會議上,幾個受邀的庢~軟體峈磳隉A他們能讓他們一鬗徽ㄚ~變成自由軟體(或開放源碼)。他們的事業重心仍在開發其它私權的附加物 (軟體或 手冊 以銷售給他們的自由軟體客戶。他們希望我們認同此舉的正烿性,以便成為我們社群的一員,因為他們願意提供鬗擬穨Q,助自由軟體的開發。

質上,他們想要為他們 (不開放源碼的)私權軟體贏得 ``open source'' 的正字戳印,只因為他們與自由軟體有點淵源、或者他們際上開發過幾個自由軟體。 (某家公司的創始人,把他們的真心說得極為明白,自由軟體的社群本身就是自由軟體最強大的後援,他們因此也慏得輕鬆。

先前年,許多公司投入自由軟體的開發。其中的幾些公司將主力傾注於非自由軟體,但也D出資源為自由軟體工作;所以我們大可漠視他們的其它產品,而與他們合作發展自由軟體。我們真誠感他們對自由軟體的貢獻,毫無耿介他們另外從事的非自由軟體事業。

我們卻沒法子與前述的新公司採行同樣合作方式,事上是他們不允准。這些公司積極迷亂群眾,企圖將自由與非自由兩碼事混為一談;他們意圖要我們U傻,承認他們那些非自由軟體產品與我們的東西相同。他們把自己打扮成“開放源碼軟體公司”妄想動之以情,以為我們將因此升起好感而在這問題上打迷糊仗。

他們巧妙的文字遊琚A如果拿來操弄 ``free software'' 一樣奏效。但是他們似乎不想取用 ``free software'' 這個v辭;或許是 ``free'' 這個字眼不免令人聯想起理想主義,反而變成峇H不碰觸的對象。正巧 ``open source'' 這個v辭,賜予他們搬弄文的陜會。

一九九八年尾的峸i,尤其與 ``Linux'' 相懌的作業系╱O烿紅嬌娃,來自某著名軟體公司的主管人有出場發表動人的演說。他可能受邀說明他的公司“支援”Linux 的決心。不妙的是,他們的“支援”意思是,將他們的 non-free 軟體搭配到 free 作業系HS中--易言之,他們想來自由社群地求售,而不是想要有所貢獻。

他說了 「要我們公開產品源碼係無可能的糞,但係我們或許同意`對內'公開源碼。假使我們允許客戶的系═銧鰝鸗I觸源碼,他們可以自行排除程式的h齱A我們則供R更好的產品與服務。」 (我沒有烿場菾O,這裡用詞只求旨獺A與原演說的用詞不盡相符。))

演說鶚糮寣A在座的某漃眾對我說 「他根本沒提到重點。」 是嗎?我倒以為他的含糊技巧真是一網打盡重點。

他的談話沒有漏掉開放源碼運動的要旨。開放源碼運動真的沒倡言使用者R有自由,只倡言源碼開放將可促進軟體發展得更快更好。這位演說者確Z會到這點;唯他不全盤履行開放源碼的精神,他打算將尋常用戶排除在外,只偏袒公司型客戶。

他沒有興繩蚥U的,也正是 ``open source'' 的初衷所遺漏的:使用者 R得的 自由權益。

散播自由權益的理念是大大費力的事--所以需要您協力。那是我們瞌持使用 GNU 計畫的 ``free software'' 此一v辭之緣故,它有利於本項事務的推動。如果您同意,自由權益與社群懅念的重要性--不只為圖它帶來的現利益--請加入我們,請使用 ``free software'' 這個v辭。


Joe Barr 寫了一篇文 (自己)要活,也要讓許可證活(英文) 表達他對此議題的觀點。

渧蕆文收錄 於 理查•史托曼的選文書籍 《自由軟體,自由社會》

參閱 相懌文件


本頁的 文本

桸笙騤蟺APP 865め齪夥源狟婥 12恁5郪睿硉輻僅桶 蔬昹嗣氈粗踏毞羲蔣賸 邧伎⑩擎⑩葩宒笢蔣寞寀摯蔣踢 ч灞め齪夥源狟婥 忒儂堐黍蚻ヴ 枑珋 刓陲碩Ⅲ彃直3跺瘍勤 痔堈め齪測燴 陔蔭奀奀粗羲蔣眻畦珋部 陔唳腔囀蟹嘉坋珨恁拻 杬惘闖粗レ賒蚻ヴ鎘 涳蔬坋珨恁拻價掛軗岊芞恅踱 橾佸騉疶砩蚻ヴ繫 刓陲碩Ⅲ彃直掃廜脤 赻撩羲虛闖畟督夔蚻ヴ繫 煦粗奀奀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