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n]   ??????? [ar]   Deutsch [de]   ελληνικ? [el]   espa?ol [es]   fran?ais [fr]   italiano [it]   日本語 [ja]   lietuvi? [lt]   Nederlands [nl]   português do Brasil [pt-br]   русский [ru]   Shqip [sq]   укра?нська [uk]   簡體中文 [zh-cn]  

請助力 FSF 為用戶自由而戰!

28 天。200 名新會員。請在 7 月 15 日前加入。

會員捐助讓自由軟件基金會自豪而獨立。涓涓細流,匯成江海,期待您的點滴貢獻!

更多信息 | 加入

這是針對英文原版頁面的中文翻譯。

自由軟件現在更加重要

本文的重大修改版發表于連線(Wired)


從1983年起,自由軟件運動就一直為計算機用戶的自由而活動—用戶應該控制軟件,而不是軟件控制用戶。當一個程序尊重用戶的自由和社區的時候,我們稱之為“自由軟件。”

我們有時也稱之為“libre(自由)軟件”,以強調我們說的是自由,而非價格。有些專有(非自由)程序,如Photoshop,很昂貴;另一些,如Flash Player,是免費的—但這些只是細枝末節。這兩者都賦予程序的開發者凌駕于其用戶之上的權力,而任何人都不應該擁有這樣的權力。

這兩種非自由軟件還有一些共同點:它們都是惡意軟件。就是說,它們都帶有損害用戶的功能。當今的專有軟件通常都是惡意軟件,因為開發者擁有的權力被濫用了。這里列舉了大約400種不同的惡意功能(截至2019年4月),但是可以肯定這些只是冰山一角。

使用自由軟件,用戶控制程序,無論是單個用戶還是集體用戶。所以他們控制著計算機做什么(假設計算機是聽話的并且按照用戶的程序來執行)。

使用專有軟件,軟件控制用戶,而其他實體(開發者或“所有者”)控制程序。所以專有軟件賦予開發者凌駕于其用戶之上的權力。這本身就不公平;甚而,這個權力會誘使其開發者用其他方法損害用戶。

即使專有軟件不是完全的惡意,其開發者也有動機使之容易成癮、有控制權和受操控。你會說,就像該文章的作者一樣,開發者有道義不那么做,但是一般他們都會被利益驅使。如果你不想看到這些,那么請確保程序被其用戶控制。

自由就意味著能夠控制自己的生活。如果你用一款軟件去實現你生活中的活動,你的自由就依賴于對這款軟件的控制權。你有權擁有你所使用的軟件的控制權,當你用它們來做重要事情是則更是如此。

用戶對程序的控制需要四個基本自由

(0) 按照自己意愿運行程序的自由,不管是什么目的。

(1) 學習程序“源代碼”,修改源代碼以使軟件滿足自己需要的自由。程序是由程序員用編程語言寫的,編程語言—就像英語結合代數—程序的這種形式就是源代碼。所有懂編程的人,有了源代碼形式的程序,就能讀源代碼,了解它的功能,還能進行修改。如果你得到的程序只是可執行形式,即一系列的數字,則只有計算機能夠運行,讓人去讀懂是極度困難的,了解并修改這種形式的程序基本是不可能的。

(2) 依自己的意愿制作并發布拷貝的自由。(此項不是強制的;它只是你的選擇。一個程序是自由的,并不意味著別人有義務為你提供一個拷貝,或者你有義務給別人一個拷貝。給用戶發布程序卻不給他們自由是對他們的侵害;但是選擇不發布程序—只是自己用—則不侵害任何人。)

只要自己愿意,有制做和發布自己修改版拷貝的自由。

前兩個自由意味著每個用戶可以單獨控制程序。后兩個自由,使所有的用戶組都可以 合作控制程序。有了這四個自由,用戶可以完全控制程序。如果有一個自由缺失或不正確,則這個程序是專有程序(非自由),是不公正的。

實際生活中有其他一些東西,包括烹飪用的菜譜、教育用的課本、參考用的字典和百科全書、顯示文本用的字體、硬件制作中用的電路圖、3D打印用的實用(不只是裝飾的)物件的模具等。因為這些不是軟件,所以自由軟件運動嚴格來說并不包括它們。但道理同樣適用,并得出同樣的結論,這些東西應該有這四個自由。

自由軟件允許你修改它,使它能做你想讓它做的事(或者不讓它做你不喜歡的事)。如果你已習慣了密封盒式的專有軟件,修改軟件聽起來可能有些不可思議,但在自由世界里,這是很常見的事,而且是學習編程的好方法。現在,甚至改裝汽車這項傳統的美國娛樂活動也因為汽車上有非自由軟件而受到阻礙。

專有的不公正性

如果用戶不能控制程序,則程序控制用戶。使用專有軟件,總有一個主體,程序的開發者或“所有者”,控制著程序—并通過它行使著對用戶的權力。非自由程序是一種枷鎖,是不公正力量的工具。

在一些駭人的情況中(盡管這種駭人已經很常見了),專有軟件被用來監視用戶、限制用戶、審查用戶、侵害用戶。例如,蘋果的i設備做所有這些事情,使用ARM芯片的Windows移動設備也在做。Windows、移動電話固件和Google Chrome for Windows都包含了整體后門,該后門使得某些公司可以不經授權遠程修改程序。Amazon的Kindle有可以刪除書籍的后門。

在“物聯網”中使用非自由軟件會把它變成“市場營銷網”和“監聽網”。

為了結束非自由軟件帶來的不公正,自由軟件運動開發自由軟件使用戶得到自由。我們從1984年開始開發自由操作系統GNU。今天,已經有數百萬臺計算機運行著GNU,以GNU/Linux組合為主。

給用戶發布一個非自由的程序是在侵害這些用戶;但是,選擇不發布程序不侵害任何人。如果你編寫一個程序,并自己使用,不會對其他人造成侵害。(但你確實失去了做善事的機會,不過這并沒什么過錯。)所以,當我們說所有的軟件都應該是自由的,我們是說發布拷貝時應帶有這四個自由,但我們并不是說有人有義務為你提供一個拷貝。

非自由軟件和SaaSS

非自由軟件是公司控制用戶計算的第一種方式。現在,又有了一種方式,叫做軟件即服務或者叫SaaSS。它的意思是讓其他人的服務器做你的計算任務。

SaaSS并不是說運行在服務器上的軟件是非自由的(盡管通常是這樣)。而是說,使用SaaSS會造成和非自由軟件一樣的不公正:它們只是通向壞處的兩種道路。拿SaaSS翻譯服務舉個例子:用戶把文本發給服務器,服務器翻譯這個文本(比如,英語翻譯成西班牙語),并把翻譯結果發回給用戶。這樣翻譯工作就是在服務器運營者的控制下,而不是用戶的控制下。

如果你使用SaaSS,服務器運營者就控制你的計算。這需要把相關數據委托給服務器運營者,而他們會被迫把數據交給政府—服務器終究為誰服務?

主要和次要的不公正

當你使用專有軟件或SaaSS時,首先,你侵害了你自己,因為這給了別人不公正的權力來控制你。為了你自己的利益,你應該逃避。如果你承諾不共享,你也侵害了別人。遵守這樣的承諾是邪惡的,不遵守則邪惡得輕一些;但要真正地正確,就根本不要做這樣的承諾。

有時候,使用非自由軟件會給其他人直接的壓力,迫使他們也使用非自由軟件。Skype就是個清晰的例子:當一個人使用非自由的Skype客戶端軟件時,就需要另一個人也用這個軟件—這樣,雙方都喪失了自由。(Google Hangouts也有同樣的問題。)甚至建議使用這樣的軟件都是錯誤的。我們應該直接拒絕使用它們,即使是在別人的電腦上。

使用非自由軟件和SaaSS的另一個壞處是,這樣會給犯罪者好處,鼓勵了這些軟件或“服務”的進一步開發,反過來導致更多人拜倒在這個公司的腳下。

以上所有壞處如果發生在公共機構或學校的話,壞處還會加倍。

自由軟件和政府

公共機構的存在是為了人民,不是為了它們自己。它們做計算時,是在為人民做計算。它們有責任確保對計算的全部控制權,這樣才能保證計算對于人民是正確的。(這也是政府計算權的一部分。)它們決不能允許政府計算的控制權落到私人手里。

為了確保對人民計算的控制權,公共機構一定不能使用專有軟件(這樣的軟件是在其他人而非政府的控制之下)。它們也一定不能把它委托給其他人而不是政府所開發和運行的服務,因為那樣就是SaaSS了。

在一種關鍵情況下——違背開發者意愿,專有軟件根本沒有安全性。開發者可能幫助別人發出攻擊。 在修復之前,微軟把Windows的漏洞交給NSA(美國政府數字監視機構)。我們不知道蘋果是否也這樣做,但是,它也受到了與微軟一樣的來自政府的壓力。如果任何其他國家政府使用這樣的軟件,它就危害了國家安全。你希望NSA侵入你國政府計算機嗎?請參考我們為政府推廣自由軟件的建議政策

自由軟件和教育

學校(這包括所有的教育活動)通過他們教授的東西,影響著社會的未來。他們應該只教授自由軟件,以便使他們的影響帶來好處。教授專有軟件就是培育依賴性,而這與教育的使命背道而馳。通過訓練使用自由軟件,學校能使社會的未來走向自由,并幫助有天賦的程序員掌握這門手藝。

它們還能教會學生合作和幫助他人的習慣。每節課都應該有這樣一個規定:“同學們,這個課堂是我們分享知識的地方。如果帶軟件到課堂來,你不能只是自己用。而是應該與其他同學分享拷貝——包括程序的源代碼,以便有人想要學習這個軟件。所以,帶專有軟件到課堂是不允許的,除非是要對它進行逆向工程。”

專有軟件的開發者懲罰愿意分享軟件的好學生,阻撓好學的學生去修改它。這是壞的教育。關于在學校使用自由軟件的更多討論請參見http://www.nhjpbo.live/education/

自由軟件:不只是“優勢”

我經常被問到自由軟件的“優勢”是什么。但是,談到自由時,“優勢”這個詞就太弱了。生活沒有自由就是壓迫,這點在計算和生活中所有其他活動都適用。我們必須拒絕把我們要做的計算的控制權交給程序開發者或者計算服務商。出于私密的原因,這是正確的做法;但不僅僅只是私密的原因。

自由包括與他人合作的自由。剝奪人們的這個自由就是孤立他們,也是謀劃壓迫他們的開始。在自由軟件社區中,我們非常注重合作的重要性,因為我們的工作是由有組織的合作組成的。如果你的朋友來造訪,看到你用的一個程序,他可能會要一個拷貝。一個阻止你發布或者說你“不應該”這么做的軟件,是反社會的。

在計算中,合作包括給其他用戶發布一個程序的相同拷貝,也包括給他們發布你修改后的版本。自由軟件鼓勵這種形式的合作,而專有軟件禁止這樣做。它們禁止發布拷貝,并通過不給用戶提供源代碼,使得用戶無法修改。SaaSS有著相同的效果:如果你的計算是通過網絡在其他人的服務器上、用其他人的軟件完成的,你無法看到或接觸到這些軟件,所以你不能發布或者修改它。

結論

我們有權掌握我們計算的控制權;我們怎樣贏得這個控制權呢?通過拒絕在自己的或者經常使用的電腦上使用非自由軟件和SaaSS。(程序員們)通過開發自由軟件。通過拒絕開發和推廣非自由軟件和SaaSS。通過向其他人傳播這樣的理念

我們和成千上萬的用戶從1984年就這樣做了,這樣我們才有了現在的自由的、所有人—程序員或非程序員—都可以使用的GNU/Linux操作系統。請加入我們的事業,做一個程序員或者一個積極分子。讓我們使所有的計算機用戶都自由。

最頂

[FSF 標志]“自由軟件基金會(FSF)是一個非盈利組織。我們的使命是在全球范圍內促進計算機用戶的自由。我們捍衛所有軟件用戶的權利。”

加入 購物

招财蟾蜍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