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n]   català [ca]   fran?ais [fr]   polski [pl]   português do Brasil [pt-br]   русский [ru]   Türk?e [tr]   簡體中文 [zh-cn]   繁體中文 [zh-tw]  

這是針對英文原版頁面的中文翻譯。

致Dr. Dobb's期刊編輯的公開信

親愛的編輯,

我確信您沒有意識到以“開源”把我和Tim O'Reilly先生聯系在一起是多么的諷刺。

如果美國議會的非美活動委員會詢問我:“你現在是不是或曾經是開源運動的支持者?”我可以愉快而自豪地回答不。我從1984年起就一直獻身于自由軟件運動—自由自在的自由。(參見GNU宣言,刊載於1985年9月號Dr. Dobb's 期刊。)

自由軟件意味著,簡單地說,你有學習軟件如何工作的自由、修改軟件的自由、重新發布軟件的自由以及發布修改后軟件的自由。(細節請參看http://www.nhjpbo.live/philosophy/free-sw.html。)你應該得到這些自由,每個人都應該得到它們。為了捍衛所有用戶的這些自由,以自由軟件運動的精神,我撰寫了GNU通用公眾許可證(GNU GPL),它招致了微軟最強烈的忿怒

多年以后,在1998年,另一個團體以“開源”這個字眼開始運作。實際上,他們對自由軟件社區做出了貢獻,然而他們的立場非常不同。他們刻意回避了我們在自由軟件運動中所提出的自由與原則問題;他們僅以短期實際利益的理由來為他們的所作所為辯護。

他們對“開源”的定義比自由軟件更為廣義,因此包含了我的工作。然而像微軟一樣把GNU GPL說成是一個“開源許可證”,卻不僅僅只是誤導。GNU GPL包含著自由軟件運動的堅定哲學;它并不是來自于開源運動。我不是開源運動的擁護者,從來都不是。

相較之下,Tim O'Reilly則是開源運動的指導性人物,至少,常聽到他談論開源。然而,聽其言之外亦觀其行的話,你會發現大多數O'Reilly聯合公司出版的手冊并不符合開源的標準,更遑論自由了。少數以自由為主題的書籍是例外。既使面對HUAC1,他也能輕易為自己辯解—“是的,我的確談論過開源,不過我并沒有真正投入其中。”

如果O'Reilly在未來開始銷售自由如自由軟件般的書籍,他將能成為自由軟件運動的真正支持者,或者至少也稱得上是開源運動的支持者。[2001年晚期,O'Reilly聯合出版社已經出版了一些額外的自由書籍。我們非常感激其對自由軟件社區的貢獻,我們期望能看到更多像這樣的行動。]

隨著近來歐洲自由軟件基金會(FSF-Europe)的成立,以及即將成立的印度自由軟件基金會(FSF-India)的到來,自由軟件運動正不斷地茁壯成長。請不要在我們的社區把自由軟件運動和其他運動弄混了。

真誠的,

     Richard Stallman,自由軟件基金會主席

譯注

  1. HUAC,全名為:House Un-American Activities Committee,美國極右派參議員麥卡錫在1950年代成立的委員會,以肅清共產黨為藉口,在當時進行了不少政治迫害的行動。
最頂

[FSF 標志]“自由軟件基金會(FSF)是一個非盈利組織。我們的使命是在全球范圍內促進計算機用戶的自由。我們捍衛所有軟件用戶的權利。”

加入 購物

招财蟾蜍APP 承包道路两侧停车位可以赚钱吗 大陆中行赚钱到香港中行 兼新闻赚钱 什么财务工作最赚钱 我们拼命得努力赚钱不是因为 低门槛的赚钱项目 2017适合干什么能赚钱 现在到底是做什么赚钱 在医院怎么赚钱吗 腾讯手游魔力宝贝赚钱 可以赚钱的h5网站 大部分免费的app靠什么赚钱 注册叮咚怎么赚钱 五元五包谁在赚钱 手机上福彩3D赚钱是真的吗 迷你仓出租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