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n]   български [bg]   català [ca]   ?e?tina [cs]   Deutsch [de]   ελληνικ? [el]   espa?ol [es]   ????? [fa]   fran?ais [fr]   ????? [he]   hrvatski [hr]   italiano [it]   日本語 [ja]   ??? [ko]   Nederlands [nl]   polski [pl]   português do Brasil [pt-br]   roman? [ro]   русский [ru]   Shqip [sq]   српски [sr]   Türk?e [tr]   укра?нська [uk]   簡體中文 [zh-cn]  

這是針對英文原版頁面的中文翻譯。

名字里應該有什么?

Richard Stallman

如需了解此問題的更多信息,你可以閱讀我們的GNU/Linux問答、我們關于Linux和GNU工程的頁面(其中給出了GNU/Linux系統的歷史,這個和命名問題相關)以及我們關于從未聽說過GNU的GNU用戶頁面。

名稱傳達意義:我們選擇的名稱決定著我們要傳達什么樣的涵義。不恰當的名稱給人錯誤的觀念。給玫瑰起一個其他的名字,她聞起來還是一樣的芳香—但是如果你叫它鋼筆,那么人們想用它寫字的話就會相當地失望。而如果你把鋼筆叫做“玫瑰”的話,人們也不會明白它是干什么用的。如果你稱我們的操作系統為Linux,那么你就傳達著關于我們系統的起源、歷史和目標的錯誤觀念。如果你稱之為GNU/Linux,那么你就傳達了(雖然不是詳細的)準確的觀念。

這對我們的社區真的重要嗎?人們是否了解該系統的起源、歷史和目標重要嗎?是的—因為忘記歷史的人往往要重蹈覆轍。圍繞GNU/Linux建立起來的自由世界并不保證一定會流傳下去;促使我們開發GNU的麻煩并未根除,而且它們揚言要卷土重來。

當我向人們解釋為什么稱該系統為GNU/Linux而不是Linux是恰當的時候,他們有時這樣回應:

即使GNU工程應得這些榮譽,人們不給予榮譽真的就值得大驚小怪嗎?難道重要的不是工作完成了,而是誰完成的?你應該放松,為漂亮地完成工作而自豪,而不是去擔心有沒有獲得榮譽。

只有形勢是—工作已經完成,是時候放松了,這才可能是一個明智的忠告。只有形勢真的是那樣才行!但是挑戰還很多,而未來絲毫不得馬虎。我們社區的力量在于對自由和合作的承諾。使用GNU/Linux這個名字就是人們提醒自己和告知他人這些目標的一種手段。

不用考慮GNU也可以寫出優秀的自由軟件;以Linux為名也誕生了很多優秀的工作。但是自從第一次被創造出來起,“Linux”一詞就伴隨著一種哲學,它并不承諾自由合作。隨著這一名稱越來越多地被商業界使用,我們越來越難以把它和我們的社區精神聯系在一起。

自由軟件的未來的一個巨大挑戰來自發行“Linux”的公司以便利和功能強大之名向GNU/Linux系統添加非自由軟件。主要商業發行版的開發者全部都這么做;沒有人把自己限制在自由軟件的范圍內。其中大多數沒有明確地在其發行版中標識非自由軟件包。很多開發者甚至開發非自由軟件并添加到系統中。還有些悍然宣傳“Linux”系統是“按用戶數授權的”,就是和Microsoft Windows給用戶的自由一樣多。

人們試圖以“Linux的受歡迎程度”來為添加非自由軟件辯護—實際上就是認為自由誠可貴,流行價更高。有時這一點是被公開承認的。比如,《連線》雜志說Robert McMillan,Linux雜志的編輯,“覺得開源軟件前進的動力應該取決于技術,而不是政治。”而Caldera的CEO公開敦促用戶丟棄自由的目標,轉而為“Linux的流行”而工作

GNU/Linux系統添加非自由軟件可能會提高其受歡迎程度,如果這是指使用GNU/Linux軟件加上某些非自由軟件的人數。但是同時,它暗示著鼓勵社區象接受一件好事一樣接受非自由軟件,并忘卻自由的目標。如果南轅北轍,走得再快也不是好事。

當非自由的“附加組件”是一個庫或者是一個編程工具時,它可能會變成自由軟件開發者的陷阱。當他們寫的自由軟件依賴于這個非自由的軟件包時,他們的軟件就不能作為完全自由系統的一部分。Motif和Qt過去就是這樣使大量自由軟件落入了圈套,由此導致的問題花費了數年才得以解決。Motif的問題直至其被淘汰而不再被使用才得以完全消除。后來,Sun公司的非自由Java實現具有同樣的效果:Java陷阱,幸運的是,現在大多數問題都修正了。

如果社區一直朝這個方向前進,那么它可能會使GNU/Linux的未來成為一個自由和非自由部件的鑲嵌體。5年之后,我們還可確保有很多自由軟件;但是如果我們不注意,GNU/Linux將變得如果用戶找不到其期待的非自由軟件的話就基本無法使用。如果出現這種情況,我們的自由運動就失敗了。

如果發布自由的替代軟件只是簡單的編程問題,那么隨著社區開發資源的增長,解決未來的問題也許會變得更容易。但是我們面臨著揚言要使之更困難的障礙:禁止自由軟件的法律。隨著軟件專利的增長,隨著諸如DMCA之類禁止開發觀看DVD電影或收聽RealAudio音樂等重要活動的自由軟件的法律的應用,我們會發現除了拒絕使用非自由軟件之外,我們沒有明確的辦法來對付這些專利和保密數據格式。

應對這些挑戰需要許多不同的努力。但是要面對任何挑戰,我們首先需要的是,牢記自由合作的目標。我們不能期望僅僅是對強大、可靠軟件的渴望就能夠激勵人們付出很大的努力。我們需要的是人們在為自由和社區戰斗時所展現的決心—能夠持續多年而不放棄的決心。

在我們的社區,這個目標和決心主要發源于GNU工程。我們是說出應該堅持自由和社區的那一群人;而為“Linux”說話的那些組織一般不會討論這個。關于“Linux”的雜志通常充斥著非自由軟件的廣告;打包“Linux”的公司在系統中添加非自由軟件;其他公司通過開發運行在GNU/Linux上的非自由軟件來“支持Linux”;“Linux”用戶組往往會邀請宣講這些解決方案的推銷商。社區中人們有可能碰到自由和決心的地方主要就是GNU工程。

但是當人們碰到它時,他們會覺得它和自己有關嗎?

那些了解他們在用的系統來自GNU工程的人們可以看到他們和GNU的直接聯系。他們不會自覺同意我們的哲學,但是他們至少有理由認真思考一下這個問題。想反,那些認為自己是“Linux用戶”、并且相信GNU工程“開發了一些有用的Linux工具”的人們,往往只是意識到自己和GNU的非直接聯系。在碰到GNU的哲學之時,他們很可能就是輕輕略過。

GNU工程是理想主義的,而現今支持理想主義的人都面臨艱巨的阻礙;主流的觀念促使人們拋棄理想主義,因為那是“不切實際的”。我們的理想主義非常實際:正是因為實際,我們有了一個自由的GNU/Linux操作系統。喜愛這個系統的人們應該了解正是我們的理想主義使該系統成為現實。

如果“工作”真的已經完成,如果除了榮譽之外無事可做,那么也許就此罷手是明智的。但是情況并不是那樣。為了激勵人們去完成必要的工作,我們需要人們認可我們已經完成的工作。請幫助我們,請稱該操作系統為GNU/Linux


本文發表于 自由軟件,自由社會:Richard M. Stallman選集一書。

最頂

[FSF 標志]“自由軟件基金會(FSF)是一個非盈利組織。我們的使命是在全球范圍內促進計算機用戶的自由。我們捍衛所有軟件用戶的權利。”

加入 購物

招财蟾蜍APP 酒店100多赚钱么 梦幻西游手游能赚钱嘛 搞石场赚钱吗 涉及物流费用 怎么赚钱 写笔记赚钱 手机赚钱微信拆红包 拖拉机改装铲车赚钱吗 车享家赚钱 乡镇油漆店赚钱 赚钱是不是要有兴趣 厢式货车超市配送赚钱吗 现在养什么东西赚钱呢 阿里巴巴的微商赚钱吗 商场什么小吃最赚钱 车易洁美式自助洗车能赚钱吗 不用投资免费教你赚钱